返回第七章 安置流民,招揽南侠展昭!  三国之无上至尊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回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家里,刘昊感觉十分新奇,准备先绕着刘府转上一圈。

    兴致勃勃的转到一半,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皱眉问道:“曹伯,咱们院子里的守卫力量好像有些薄弱。”

    据他观察,整个刘府的下人之中,只有五十来个家兵,要守卫这么大的宅院,确实不太够用。

    曹正淳急忙躬身道:“主公慧眼如炬,思虑周全,近些年来黄巾大乱,虽然被朝廷剿灭,残兵逃到各地,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山贼,不远处的山头上就有一伙强人在劫掠客商,老奴正准备招些身强力壮的家兵,来保护主公周全。”

    刘昊点了点头,心里还是有些遗憾:以自己目前的家底,算是富贵人家,然而能招收个五百人规模的家兵就顶天了。

    要在乱世之中成就大业,钱财,是个不可避免的问题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考虑的,还有赚钱的问题。

    要说赚钱,这个时代最赚钱的还是皇帝,他卖官鬻爵,收了不知道多少钱财。

    连宫里十常侍那些个宦官,一个个都肥的流油,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好了,不好了,门外来了一大帮的流民。”

    刘昊正思忖间,外边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一个侍女,跑的气喘吁吁,慌不择路之间,差点绊倒。

    听到流民,刘昊心里一紧,扶住了她的胳膊,急忙问道: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这时代的流民都是吃不饱饭的穷苦人家,一旦走投无路,就是个落草为寇的下场。

    所以刘昊心里还抱有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婢女红着脸,忸怩道:“主人,没看清楚,大概有好几百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把曹总管叫来,召集全部家兵,出门看看,对了,你先去熬些粥。”

    刘昊凝重地吩咐,婢女领命飞快的去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刘昊就带着曹正淳跟刘府的家兵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朱红大门洞开,看到眼前场景,刘昊忍不住嘶地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见得外边密密麻麻的站着许多人,有老有少,一个个都是面有菜色,好像已经几天没吃过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叮,宿主触发了任务,安置流民,任务奖励,百花仙酿一壶。”

    百花仙酿:王级珍宝,集百花之精华,至纯至阴,凝天地之琼浆,具有驻颜十年之效,当使用者岁数二十八岁以上的时候,容貌直接减轻十岁。

    “王级宝物?对于女人来说,这简直就是逆天的仙丹妙药!”

    刘昊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霸主系统的任务奖励,果然不会吝啬。

    此时,外边这些衣不蔽体的流民们熙熙攘攘,看见主人出门,十分激动,口中囔囔:“黄巾贼乱,我等已经无家可归,请主人赏一口饭吃!”

    场面一片混乱,曹正淳大怒,喝道:“你们这些贱民,无家可归又跟我家主人有何干系,居然敢来冲撞主公府宅,简直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他一言不合就要动手,全靠刘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刘昊伸出双手,按了按,好像有有一种威慑力,迫使流民们停下了轰乱,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昊凝声问道:“你们当中,可有一个首领,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人群里一阵推举,果然推出来一个首领,是个小老头,他身边站着一个青年,跟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容貌清秀,青年身材高大,穿着破烂布衫,臂膀十分有力,刘昊一见着这个青年,双眼就移不开了,他心里也是一阵激动:这不是展昭,又是何人?

    联想到系统说的将会主动来投效的展昭,刘昊心里已经有谱儿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老丈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刘昊摆出了一副平易近人的姿态,扶着小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小老头受宠若惊,连称不敢,拉着展昭跟身边的女子一齐跪倒在地,纳头便拜,口中说道:“老奴名叫展桓,乃是青州人氏,原来是一间酒楼的掌柜,结果遇到了黄巾贼乱,贼兵冲入县城,把老儿我的家基都卷光了,只好跟着乡亲们逃亡。“

    “这是老儿我族中亲侄儿,名叫展昭,字雄飞,这是老儿的闺女展云。展昭,展云,你们都过来见过主人。”

    小老头拉着两人又拜了拜,小心翼翼地道:“小人在县里听说刘府的主人要招收下人,特地带着乡民们来投效,没想到来的人太多了些。”

    看他脸上有些尴尬,刘昊轻笑着扶着几人起来,道:“无妨,展壮士,展姑娘,你们先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殷切恳求的眼神,刘昊不紧不慢地道:“府中确实要招收下人,不过,也用不了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小老头展恒慌忙拜倒,又磕了几个头,哀求道:“如此,便请公子收下我女儿跟雄飞,小老儿我跟乡亲们去洛阳讨生活。”

    刘昊摇头失笑:“洛阳京城重地,怎么可能叫你们大规模的流民进入,展老未免异想天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当今世上最不缺少的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民,这几百人规模的流民是绝不可能进入到天子脚下的洛阳城,连洛阳附近的城市都进不去,直接要被驻军给轰走。

    展恒面如死灰,展昭咬着牙道:“主人,展某粗通武艺,如果主人能收容我亲人,愿意肝脑涂地,为主人效死命!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武人极其重诺,也有千金一诺之说,展昭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那就无须怀疑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本来就是我碗里的。”

    刘昊眯眼微笑,面上却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轻声叹息道:“展壮士快快请起,刘某何德何能,不过将心比心,却也不忍心见这么多百姓流离失所,现在我有一个想法,这就说与展老听听。” 。,,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