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六百六十七章 紫霄宫宫主, 一眼悟神剑残式!  三国之无上至尊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对了!万界之中,剑道浩渺,我打下来了扬州全境,应该有一次穿梭万界的机会才对!”

    思忖半响,刘昊心里微微一乐……

    “系统,穿梭万界,可以指定哪些位面?”

    过了半响,系统将刘昊能穿梭的位面,一一的列了出来:“天龙、笑傲、倚天、射雕、神雕……以上位面,时间流速一个月,对应现实一个时辰!”

    “天龙、倚天、射雕、神雕都不是以剑法著称的位面,可能到最后忙活一场,都凑不齐五项钻石级别的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刘昊心思一转,已经有了定计:

    “就笑傲了!”

    “去领略一下,独孤九剑之神妙,顺便见见东方小姐姐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随着刘昊这一念动,意识海里,轰然震响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,陡然开了一道时空裂缝,洒下了无边的光辉!

    刘昊也不是第一次穿梭位面了,可谓是轻门熟路,一步跨入,直接置身于光柱之中……

    没过多久,时空转易!

    周围的环境,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!

    青青郁郁的,各种古木林立。

    “环境倒是不错,莫不是处于五岳之中?”

    说起来,五岳雄山,刘昊前世旅游,也是去过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后世的五岳雄山,已经变成景区,沦为敛财的工具,跟古时的感觉,又是大有不同!

    正心生感慨,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威喝之声:

    “站住了!”

    “阁下是什么人!?敢擅闯五岳剑派泰山派!?”

    刘昊目光微微转动,便看到了几个年青道士,拦在了前边。

    敲他们一个神精气足的样子,都有武功在身。

    “泰山派?”

    刘昊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笑傲里的泰山派,乃是绝对的龙套!

    不过,刘昊却有先知之明。

    清楚剧情,知道泰山派里传承的一门前知神剑“岱宗夫如何”,却堪称是与独孤九剑相提并论的存在!

    “请下山吧!五岳禁地,泰山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道士见刘昊不答话,只以为他是无意闯入,又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    然而,他话没说完,身畔却是有一阵清风,忽地掠过!

    刘昊的身影,陡然消失在了空气里!

    “嘶!?鬼……啊!”

    这泰山派的几个道士,揉了揉眼睛,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!

    刚才还在说话的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这不是鬼!是什么!?

    凌波微步,踏虚渡空,自然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刘昊身法施展开来,身子宛若一道紫极流光,不可捕捉!

    一路奔掠至泰山绝巅!

    泰山派上下,全都是牛鼻子道士,刘昊身如清风,直接掠至掌门人所在的焚香三清大殿。

    殿内供奉三清道祖,泰山派掌门人天门道长,正对着三清尊象,长吁短叹:

    “道祖在上,弟子之泰山派基业,又遭嵩山派左冷禅惦记……弟子学艺不精,希望今夜,能在道祖之前,学会这门内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虔诚的拜过三清之后,泰山派掌门人天门道人,便开始抽出了自己腰畔的古朴长剑,开始有板有眼的练剑……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大殿之内,剑音不绝!

    刘昊饶有兴趣的看着,心里微微一乐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大概就是天门道人,翻来覆去使用的就是泰山派失传的神剑《岱宗夫如何》吧?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啊!

    在刘昊看来,这个老牛鼻子使的,虽然只是《岱宗夫如何》里面的一招残缺剑式。

    但是威力,却已经非同小可,连刘昊,都多有启发!

    “这个天门道人,资质只能算是平庸,换句话说,就是读死书的典范……像这般练剑,按图索骥,永远不得剑中精髓!”

    刘昊看着剑式,双眸之中,金紫炽芒一闪,隐隐有所顿悟!

    “弟子愚钝啊!”

    在这殿内,三清尊象面前,天门道人练剑了半响,这残缺剑式,在他看来依旧的晦涩难言……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天门道人,忽然跪倒于三清,神情颓丧,好似这样就能参悟多点剑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伴随一声清音,刘昊双手背负,洒然而入

    “似你这般练剑,一生无望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?”

    天门道人修为远不如刘昊,但好歹也练武数十年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瞬间便发现了刘昊。

    刘昊头戴紫金玉冠,身穿紫蟒锦袍,玉带珠履,腰畔悬着尊贵长剑,一身的王侯气度,掩之不住!

    天门道人,只看了一眼,心里震动,居然生起了一种想要臣服的意思!

    “吾乃紫霄宫宫主,久不出世,今日入世,就是为了感受当世绝妙之剑法!”

    刘昊双手背负,洒然道。

    这一方世界,除去了一门自残的辟邪剑法之外,其余最顶尖的剑法,都是荟萃藏于五岳之中。

    天门道人生性耿直,一听就是大怒,喝道:“阁下,好大的口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“好大的口气”,这一句话,都没能说完,就被刘昊的剑鞘,抵在了咽喉之间……

    一滴冷汗!

    从天门道人的额前,悄然滑落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出手的手法……不是《岱宗夫如何》的残剑一式么!?”

    天门道人,牛眼瞪大,差点吐出一口老血!

    “老道勤苦练剑,一日不敢懈怠,只想着有一日能够得此剑之神髓……然而老道没有办到的事情,你这个年青人,却做到了……不可思议,简直不可思议啊!”

    天门道人,看着刘昊的剑鞘,感觉有种受了极大内伤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刘昊袖手收剑,淡然笑道:“这一剑么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 。,,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