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七百二十八章 羽扇纶巾的青年文士!  三国之无上至尊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女兵营的事情,开始走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有刘昊提出的几点天才设想,即便是淘汰下来的女兵,也得到了妥善的安排。

    江东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数月的时间,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热闹的新年过后,转眼就到了刘昊的婚期!

    楚公娶亲,这件事情,不但是整个江东的目光聚集之处,更是整个天下的盛事!

    金陵帝都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,挂满了喜字跟红灯笼。

    这婚礼既然是在四大家族的地盘上办的,那还真是不能等闲视之!

    刘昊的本意是从简,毕竟是娶妾,大张旗鼓的,劳民伤财……

    然而,顾雍、张昭、朱治、陆康等江东四大家族的首脑头头,开了一个碰头会。

    众人一致决定,大办特办!

    不可叫来朝贡贺礼的诸侯们,轻看了江东豪族!

    “哈哈!楚公出手,真是豪阔啊!”

    “嘿嘿!俺是从颍川跟过来的老人了,在徐州就痛快大吃了一顿,这次跋涉数百里,渡过长江,就是来吃这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“汗!老兄,你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有酒有肉,美滋滋,楚公到底是成大事的人!”

    “要不说,仙道曾给楚公算过,前世是天上的中央紫薇圣帝,贵不可言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陵城内外,一顿歌功颂德之词!

    流水席面,早几天就开始摆好了,一路从金陵城内,延绵出城十数里!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,来自五湖四海,都是来恭贺刘昊新婚的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金陵城,比咱们的荆州,好像还要繁华呢,还有丰盛的流水席,咱们有口福啦!”

    金陵城外,官道旁边,一个书童模样的下人,背着行装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边上,是一个面容清俊的昂藏青年。

    这大冬天的,也手持一柄鹅毛羽扇,头戴纶巾,正看着眼前的金陵盛世,怔怔的发呆:

    “如今盛景,竟有太平之象……这个楚公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!?”

    “难道,此人才是那终结乱世的雄主么?”

    可惜,众人的眼里,只有金陵城的盛象,没有一个人,注意到这个仪表非凡的年青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快看!快看啊!”

    也在同时,金陵城外的官道上,一个少年,正策马缓缓而行,他目光四处移动,打量着宏伟的金陵城,啧啧感叹道:“金陵城,可比舒县大了好大啊……阿姊,你以后就住在金陵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,也要在金陵城跟奉孝大人好好进学,别再到处乱玩了!”

    华丽的喜轿里,传来了一声娇嗔:“陆逊,这次是楚公下的诏令,命你在四年之内,从四大军师门下出师,若是做不到,罚你在家面壁思过三年!”

    “汗!阿姊,这么凶巴巴的,做什么!”

    陆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说道:“姐夫可不喜欢凶蛮大小姐类型的哦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,显然是戳中了轿中佳人的心事,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一击毒舌占据上风的陆逊,望着官道边上,嘿然直笑:“程大哥!程咬金大哥!”

    程咬金倒提天罡地煞双斧,在那里张头望脑的。

    要说他跟这陆逊,本来是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偶尔一次上街搭上了话,两人就成了拜把子的好兄弟了……

    程咬金挠了挠头,大笑道:“哈哈!我说怎么今天喜鹊直叫呢,原来是伯言兄弟你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一大一小两人,就在官道上,一本正经的引手作揖,令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羽扇纶巾的青年,远远的看到了程咬金一干人,撇了撇嘴,目光四掠!

    “大哥出使荆州回金陵了!而荆州使团没有来……嘶!刘表不知死活,只怕……荆州战事,不久矣!”

    羽扇纶巾的青年文士,,这一双丹凤眸中,露出了睿智的光芒,喃喃道:“走吧,回荆州!”

    “啊,这就回家啊!?”

    扛包的下人,恋恋不舍的朝着金陵方向望了一眼,说道:“公子,今晚大宴,不先吃过再说!?可是有茅台仙酿的呢!干嘛急着回荆州啊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宴席,错过也罢……”

    羽扇纶巾的青年文士,自信地笑道:“今年之内,在荆州,还能让你再吃一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主公,这就是各地诸侯献上来的贺礼了!”

    楚公内府之中,曹少钦卷动披风,从门外疾步走来,将一卷纸卷,递给了刘昊。

    厚厚的一叠,都的诸侯进献的礼单。

    “呵呵,用的都是江东的新纸嘛!没少花钱吧?”

    刘昊心里微微一乐……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曹少钦闻言,也跟着笑了,说道:“出了这个江东新纸,般若夫人,可是忙的不行!”

    江东产出的这种新纸!

    一经推出,立刻便风靡了天下各州!

    各镇诸侯,甚至不惜以重金向刘昊求购,再度为充实刘昊的小金库,做出来贡献。

    有好事者,甚至给这个江东新纸,起了一个名字:王侯纸!

    先有王侯酒,再有王侯纸,全都是刘昊的财道!

    刘昊,赚的盆满钵丰!

    粗略的翻看着各州诸侯献上礼单,刘昊忽然目光一凝!

    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! 。,,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