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0502章 白兰的情  全能神医在都市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柳雪茹倒入曾涛怀中,孙芷涵,小莲和邓采文都傻眼了,只是没等她们反应过来,一道喝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谁呀?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白兰,她抓住柳雪茹胳膊,一把推开曾涛。

    随白兰一起前来的白峰,上前挡住曾涛,喝道:“你想干吗?”

    当看到白峰兄妹俩,曾涛微微愣了下,急忙解释:“你们别误会,我是杨医生的病人,刚才弟妹快晕倒,我扶她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要扶还轮不到你,小莲,你们几个怎么不照顾好你们老板?”

    小莲几人反应过来,飞快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众医护人员聚在门口还没走,急诊医生带着歉意眼神,对柳雪茹道:“你们家属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玛的,你怎么说话的?啥叫最后一面?你咒我兄弟是不是?”

    白峰听后,轮起拳头就要揍人。

    认出白峰兄妹后,急诊医生老脸一红,“我们真的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一句?信不信我揍你?”

    白峰一拳朝急诊医生打去,白兰一把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哥,别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白兰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峰立即堵住门口,“首先声明,在没经我老妹允许下,谁都不许踏入半步。”

    柳雪茹慢慢恢复过来,她想进去见杨凡,白峰看出她心思后,说道:“你要相信我老妹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医术很好吗?医生都已束手无策,当然,大家都希望出现奇迹。”

    曾涛既是在问,也是在试探口风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?你一个病人打听那么多干吗?对了,黑更半夜的,你怎么知道我兄弟出事?”

    白峰对曾涛没好感,总感觉这人动机不纯。

    “是他请杨大哥一起吃饭,回来路上说是遇到杀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者不是小莲,而是邓采文。

    白峰眯着眼打量起曾涛,“你们一起坐车,杀手只杀我兄弟,没杀你,是这个意思不?”

    曾涛点头,“活着的不仅是我,还有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奇怪,难不成杀手跟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兄弟,玩笑不要乱开,我跟杨医生虽说认识不长,但一见如故,关系不比你跟他差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都不要胡乱猜疑,等杨凡醒了,一切自会真相大白。”

    柳雪茹发话,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进入抢救室,白兰几步跑到床边,美眸盯着他脸,与此同时,玉指搭在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此刻,杨凡安静的躺着,脸色惨白如纸,一分钟后,白兰的手指在颤抖,随之整个身子都在颤,眼泪啪嗒啪嗒落在杨凡脸上。

    脑袋受到重创,不至于致命,手背上红伤,无伤大雅,主要是窒息而亡,怎可能窒息?脑海中打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白兰流着泪,望着熟悉的面孔,取出银针,一根一根的扎入杨凡身体,明知道回天乏术,她仍不忍心放弃,哪怕有十亿分之一的机率,也要一试。

    几乎流着泪施完针,“杨凡,你不能这么走,我妈都把你当成金龟婿了,你要走了,哪天她要是问起你来,我怎么给她说?”

    “能够看得出,雪茹很爱你,知道你的情况,她都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白兰摸着他脸庞,“你要是不声不响走了,得有多少女孩活伤心,芷涵,小莲,采文,都会为你伤心难过。”

    白兰抱着他的头,即便没了气息,她都不害怕。

    良久,白兰轻轻放下他,可是,不知怎么了,一只手莫名的,不受控制的落在杨凡手腕上。

    她很纳闷,已经准备放弃了,就在接触肌肤刹那,她的心脏猛地一缩,原本冰凉的肌肤,竟有了一丝温度,欣喜若狂,眼睛发亮,下一秒,感受到微弱脉搏。

    手指抚过,银针收起,唰唰唰,全部落在头上。

    她将耳朵放在杨凡胸口,仔细听了几下,激动的泪水溢出,顺着脸颊往下流。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不顾一切的踢掉鞋子,直接跳到床上,骑在他身上,双手叠加落在杨凡心前区,快速按压,她没丝毫犹豫,殷虹的嘴唇,落在杨凡嘴上,如此反复,胸外按压加人工呼吸,展开生死爱恋的抢救。

    不大会,白兰面色通红,香汗淋漓,如果杨凡在不醒来,她都要累昏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鲜血从杨凡鼻孔涌出,血液嫣红,白兰笑了,笑得如百花灿烂。

    杨凡睁眼了,她却无力的趴了下去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门缝打开,一条倩影闪身而入,看到白兰倒在杨凡身上,柳雪茹怒容满面,几步冲到近前,正想发火的她,目光对上杨凡眼睛,神情顿时僵住。

    “杨,杨凡——。”

    她轻咬嘴唇,绝美的容颜上先是绽放失而复得的笑容,继而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人家胆小,你可不可以别吓我?”

    “雪,雪茹姐,我把他……从阎王那……拉回了。”

    白兰挣扎着爬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妹妹。”

    柳雪茹上前抱着她,将她扶到床边。

    无边的黑暗,那个一直呼唤他的人竟是白兰,那个一直往他嘴里吹气的人还是她,如果不是她的呼唤和医治,或许永远不会醒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哭得跟泪人似的,怎么了?我不就睡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在柳雪茹帮助下,杨凡缓缓坐起。

    “医生都说你不行了,欺骗大家的眼泪。”

    柳雪茹嗔怪着拿纸巾给他擦拭鼻孔处的血迹,当擦到杨凡嘴角时,瞄了眼白兰,她鼻梁上也有血,而且嘴唇上,不用讲,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给杨凡擦好,她坐在白兰身边,“妹妹,让我给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。”

    白兰还有些不好意思呢。

    “听话,别动。”

    柳雪茹像个大姐姐一样,温柔的给她擦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白兰似乎想起什么,看向杨凡,“你是怎么昏迷的?”

    确切的说是死,但她肯定不能这么问。

    虽说柳雪茹没问,也带着询问目光。

    杨凡皱起眉仔细想了下,“我是被击中头部昏迷,之后的事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种情况下,窒息死亡的几率有多高?”

    为何问这个问题,他有些不解,琢磨片刻,应道:“一般情况应该不至于窒息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怀疑……。”

    白兰正想说时,白峰带人跑了进来,其中就有曾涛,剩下的话就没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杨老弟,你醒了,我就知道你死不了,那些杀手太歹毒了!”

    看到杨凡坐在床上,曾涛以为见鬼了,惊骇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