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299章 泄恨  寒门商途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钟山想了一会脑子有点发晕,直接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十点多,睡得正香的钟山顿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“喂,钟山你在哪?”李媚的声音还是这么媚,但钟山此刻听着,那小兄弟却支不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他差不多凌晨四点菜睡觉,现在才十点李媚就打电话来吵醒,眼睛差点都睁不开了,随便的应付一句:“李姐,我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钟山的随便应付听在李媚的耳中像是有力无气。

    李媚顿时就慌了,以为钟山受了重伤,当即问道:“哪家医院?哪间房”

    “县中心医院,806号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赶来。”李媚挂了电话急冲冲的换上衣服,开车往县里赶。

    这时候唐宇打包着早餐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后,所里来两名干警找钟山录口供。

    钟山应付了三十来分钟,两名干警神色不是很满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“唐宇,你去帮我办出院手续,这地方待着浑身不自在,没病都闷出一身病来。”

    唐宇点点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才关上,李媚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钟山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李姐,你怎么来了,我已经准备办理出院手续了。”钟山愣了愣,随即指了指旁边的菜包子:“吃过没,没吃过,一起?”

    李媚也不客气,直接拿起菜包子就是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她昨晚也是很晚才睡,满脑子都是钟山那番提醒,睡醒后原本想再找钟山琢磨一下从哪个方向下手,没想到一打来电话钟山就出事了,于是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回去的时候生龙活虎,怎么突然间就进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,你真想听?”钟山放下手中的菜包子,脸色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听,难道这事跟我有关。”李媚不傻,从钟山的神色判断,她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钟山原本不想告诉李媚的,但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,还是决定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姐,我昨天从里别墅开车出来后,快到霍龙镇的时候,被两名壮汉堵住去路,两人声称有人出一百万要了我的命,还声称我管了不该管的事情,还好我命大,连扎三刀没有扎中,最后被一个醉猫撞飞了才躲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李媚听完吓得脸色苍白,钟山虽然说得轻松,但她能够感觉到当时的场景是何等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钟山,是我连累你了,我不该拉你进来,还差点让你送命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,你这样说就不对了,昨天我不是说过吗,子臣的命我一定要救,下毒的人我一定要就出来,这次是我疏忽了才会发生,下次绝对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李媚想了想问道:“对了,他们是怎么知道你走哪条路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车上被人装了追踪器,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,李姐你的车里也可能有。”

    李媚听完脸色又变了起来,如果钟山判断没有错误的话,那么这么多年自己真有可能在别人的监视下生活。

    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啦,钟山的车当时停在别墅内,能够在他车上装追踪器的人只有保姆了,到底是谁她还得回去查看一下监控。

    “钟山,我昨晚仔细想了想,觉得可能是陈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回轮到钟山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过下毒的人,有可能是与子臣最接近的人吗,陈姨是子臣的奶妈,从小就是她照顾子臣的。”

    “单靠这个还不能判断,现在基本肯定保姆只是个傀儡,背后一定还有人在,而且这个人实力不小,一百万买我的命,这笔钱虽然不是很大数目,但绝对不是一个保姆能够拿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媚仔细想想顿时觉得钟山分析的有道理,但也实在想不出到底是谁这么歹毒,要除掉钟山不让他救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李媚想了几分钟后,目光再次朝钟山投来:“钟山,按照你的思维,你会认定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李姐,你真想听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敢下定论,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李姐,如果你回答了,说不定我能够找出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,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韩子臣是谁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,请你回答的完整一点,这真的很重要,会影响我的判断方向。”

    李媚想了想一咬牙说道:“是我跟前夫韩愈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李武知道这事?”钟山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,当时李武是天山集团的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钟山听到这顿时张大了嘴巴,暗想李媚该不会是婚内出轨吧,甩了韩愈和李武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报复的人应该是韩愈才对。

    李媚仿佛看穿钟山的想法似的,当即解释道:“韩愈喝醉酒后出了车祸死了,我在那一年时间都快要疯了,是李武将我从失控中拉了回来,然后对我展开疯狂的追求,最后我架不住他的穷追猛打,然后跟他走到了一块,不过集团很多元老看不起他,暗地里骂他是个靠诡计上位的小白脸,不要脸连好兄弟的老婆都抢之类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有没有想过,李武会因此恨上韩愈,而韩愈死去了,那么韩子臣就成了李武的眼中钉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李媚瞪起的双眼,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:“李武平时对韩子臣百般呵护,怎么可能会干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李姐,真的是百般呵护还是你不肯承认?你想过没有整栋别墅除了你,还有谁能够指挥保姆办事,你再想过没有,你们两人没有子女,将来的家产留给谁?如果留给韩子臣李武甘心吗?我起初只是怀疑,现在经历了追踪器和杀手的事情后基本肯定就是李武了。”

    李媚脸色惨白无比,:“钟山,我想不明白如果真是他,为什么不在六年前就要了韩子臣的命,非要用慢性毒折磨了他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他这么做的原因,照我的判断应该是泄恨。”

    泄恨?

    李媚听到这个词身子一软,差点瘫痪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钟山判断没有错误的话,那李武实在是太歹毒了。

    “钟山,难道不会是其他人了吗?”李媚不死心,也不相信平时对韩子臣这么好的人,背地里是这么的狠心。

    “李姐,你若是还不相信,不妨仔细搜查一下你的车,说不定能够搜出什么东西,或者到你的办公室搜查一下。”钟山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钟山,我信你,但接下来我希望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李媚也不自欺欺人了,钟山的分析一点都没有错,只是一直以来她不愿意相信罢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能够在你车上找出追踪器,那说明你了解这些东西装在什么地方,我想让你帮我清除掉这些东西,先从我的车上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李媚说着,直接拉着钟山往车里走。

    关上车门后,钟山仔细的打量起车内,凡是有一点不平衡的地方,他都伸手去摸一下,一番捣鼓后直接拆出两个追踪器,还有一个窃听器。

    钟山二话不说就将窃听器掐爆,剩下的追踪器直接打开车门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李媚仅存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了,这车就她跟李武有钥匙,现在搜出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再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李姐,有人跟你玩无间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钟山,什么都别说了,跟我走。”李媚的声音透着无限的阴冷,神色也在这一时间狰狞起来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