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帝从前殿找过来,将两个女儿都打发下去歇午觉,然后他坐在塌边和皇后说话,“白家虽小,好在也是积善人家,这位白老爷虽没有功名,却也没有丢了世族的礼仪骨气。”

    皇后轻笑道:“白太太人也可亲,我看着倒比霍家还要好些。”

    之前皇帝见过任家和霍家的家长,因为觉得任老爷太过谄媚,谄媚到他有些不舒服,所以更满意霍家。

    而且霍家也是官宦之家,同样也是世家旁支,且底蕴比白家还要深厚许多。

    皇帝就沉吟起来,问道:“明达见过白太太了?”

    皇后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皇帝就问:“她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现在除了皇帝,明达身边的人怕是都知道她的心思了,皇后也没有点破,而是顺着他的话点头道:“明达也觉得白太太很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皇帝便沉默起来,真到要下定决心的时候他还是不舍的。

    皇后顺手从尚姑姑手里接过一杯茶递给皇帝,问道:“这几日我都没能去看母后,母后身体如何了?”

    皇帝回神后道:“我今早去看过了,睡的时候多,醒来的少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到这里一顿,到底叹息一声道:“我找个时间再见一见白诚吧,到时候让明达也出来见一见,她要是也愿意,就赶紧将她的亲事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也担心耽误女儿的婚事。

    皇后点点头,便知道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晚上用过饭后她便伸手摸了摸明达的头发感叹道:“明达也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聪慧如明达一下就领悟到了母亲更深层次的意思,小脸忍不住一红,一旁的皇帝看到,心中就没忍住一动,一直忽略的问题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话说,明达是认识白诚的吧?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她似乎一直没表达过不喜白诚,那这意思就是……

    皇帝一时目光幽怨不已,等两个闺女走后就忍不住问皇后,“明达对白诚如何看?”

    皇后看了他一眼后道:“不过是认识而已,一同出游过几次,婚姻大事自然还是要看父母之命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皇后是在避重就轻,但皇帝心里还是舒服了些,虽然依旧不甘愿,但心底还是更认定了一些白诚。

    找个女儿喜欢的,总比找个她不喜欢的要好吧?

    皇帝有些憋屈的入睡去了。

    满宝也领着郑辜一起去恭王宫中值守。

    最近后宫嫔妃和小皇子小公主们都没事儿,连磕破皮和打喷嚏这样的小毛病都没有,所以下午满宝将皇后的脉案入档,便可以回小房间里躺着补眠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正精神,到了恭王宫里也没有睡意,他们主要负责看住他的腿不让他再乱动歪掉,同时也是让他不要那么痛。

    不过满宝没给恭王用止疼针,只是遵照旧例给他开些止疼的药。

    但止疼的药不能多喝,而且过三两个时辰药效就过了,所以从后半夜开始恭王就开始哼哼。

    他喊疼,他殿中的人基本上就不能睡了。

    满宝睡眼朦胧的看着宫女和内侍们不断给他端茶倒水任他折腾,她就坐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恭王哼哼过后扭头看见她正双眼放空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方向,不由吓了一跳,然后不高兴起来,“周满,本王很疼。”

    满宝的目光就慢悠悠的落在了恭王身上,反应了好一会儿脑子才接收到他的信息,她打了一个哈欠道:“殿下,断腿都疼。”

    恭王:……

    他被噎住好一会儿才找到话,“本王是让你给本王止疼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小孩儿,满宝才懒得哄他呢,道:“止疼药吃多了会变傻,您今天已经吃过了,还要再吃吗?”

    都是成年人了,这种后果是可以自己选择的。

    恭王这下彻底没话了,一会儿就哀哀叫着疼,然后要喝水,要如厕,还要吃东西,又要漱口,或是叫着身上哪儿哪儿疼,反正就是不让人停歇。

    满宝任由他叫,对一旁有些紧张的郑辜道:“你先去睡吧,一个时辰后来接替我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信,恭王还能叫一晚上呀。

    恭王还真的不能叫一晚上,他宫里伺候的人多,折腾别人的同时何尝不是在折腾自己?

    以为水是那么好喝,东西是那么好吃的?

    恭王成功把自己折腾得够呛,只能忍着痛继续躺着,时不时的发出呼痛的哼哼声。

    满宝幽幽的来了一句,“王爷,这就是自作孽了。”

    恭王的哼哼声忍不住一顿,不等他反应过来,满宝一句打着哈欠起身,回到耳房,直接趴到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用一直守着恭王的,四五天时间下来,腿上大多消肿,而且没那么痛,骨头也不再移位变形以后他们便不用夜里值守了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安全起见,每天依旧要过来看两趟。

    但断续膏三天才换一次药,他们过来也多是询问恭王有没有乱动,当然,对恭王的话,太医院的太医们已经不是那么相信了,多是问的他身边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皇帝似乎对这个儿子也不是那么信任了,所以这次治疗他直接下令让人十二个时辰不离身的守着他。

    就连晚上睡觉他的脚踏上都要睡着一个人,恭王就是夜里翻了几个身皇帝都知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宫人们很痛苦,但恭王也没好受到哪儿去,他现在连跟自己心腹说两句抱怨话的空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每天看到的不是周满这张讨厌的脸就是萧院正那张老脸,正是憋屈得不行,偏他似乎身体也好,虽然堵得心口疼,却没有病倒。

    萧院正把脉看出他郁结于心,但也只是客气客气的让他不要多想,安心养病。

    满宝倒是在给他开药的时候还开了一剂宁神汤,但效果一般就是了,主要是他自己没想开。

    而就在恭王渐渐好转时,皇帝终于下旨给白二郎和明达赐婚。

    圣旨还是在满宝他们休沐那天到的,时隔两旬,她难得回一趟家,殷或答应中午给他们送点儿牛肉来做臊子面,结果牛肉还没等到,先等来了礼部的官员。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农家小福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郁雨竹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郁雨竹并收藏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