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宫之后,容月没有直接去找明元帝,而是到了扈妃的宫中,跟扈妃讨论了一下怀孕的各种症状,等说得话题有些热的时候,才不经意地问了一句,“父皇最近忙于政务吧?可有时间陪你?”

    扈妃笑着道:“这几天都有陪本宫用膳。”

    容月问道:“哦,那父皇对娘娘是真的好,听闻父皇不喜欢何人同桌用膳的,对了,父皇可有忧心战事?”

    扈妃点头,“忧心自然是忧心的,但皇上说对太上皇和太子很有信心,且这一次有安丰亲王相助,我们北唐一定会打胜仗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乐观且每天还能陪扈妃用膳,想来,太子是安然无恙的。

    但她又想起太子妃是昨晚做梦,那会不会是昨晚出事然后还来不及送塘报回来呢?

    所以,她聊了一会儿,便道:“我先回去了,不耽误娘娘一会儿和父皇用膳,我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扈妃笑了,“怀王妃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容月就知道自己瞒不住扈妃,扈妃这个人有时候大大咧咧,但有时候也特别细心,尤其有人打听皇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把太子妃昨晚梦魇的事情说了出来,道:“她担心太子会出事,叫我派人前往探一下,但我就算派人出去,也要几天才能回来,所以,我就想来刺探……问一下,父皇这两天可有异样,若父皇乐观,太子就肯定没有出事。”

    扈妃怔了一下,“这梦魇的事,岂能当真?太子妃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说她的,但她……”容月压低了声音,轻声道:“但她说二宝也梦到了,这就有些诡异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扈妃被她神秘的神色吓着了,“这……太子妃和皇孙都梦到了?怎这么巧合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太过巧合,才让人担心嘛。”容月说。

    容月本来今天一早听元卿凌说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,甚至认为她是孕中多思,但如今奔走了两地,再和扈妃说了一下,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,所谓夫妻和父子之间是有什么感应的,她听过这个说法,会不会太子真的出事了?

    太子妃可以是日有所思,但二宝按说不会啊,这段日子她住在楚王府,看到二宝每天玩得不知道多高兴,怕是连爹爹上战场的事都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扈妃想了想,神色有些凝重地道:“你先回去吧,如果皇上收到不好的消息,本宫应该能知道,到时候,本宫派人告知你,但你在太子妃面前暂时不要多说,就说已经派人出去查探了,让听等候消息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多谢扈娘娘了。”容月站起来福身。

    扈妃目送她离开,片刻之后转身对身边的宫女道:“你去问问皇上今日午膳是不是过来陪本宫吃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宫女得令,福身退下。

    明元帝午膳没有过来,晚膳也没来,叫人打听了一下,说皇上甚至连午膳晚膳都没用,御膳房送了食物进去,又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,说是确实一口都没动过。

    扈妃有些坐不住了,派人到御前去打听,听得说朝中好些大臣都在御书房里还没有离开,扈妃心中一沉,问道:“那穆如公公呢?”

    “穆如公公在御书房外伺候。”

    扈妃想了想,道:“你去厨房给本宫端来参汤,本宫亲自去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就有些不正常了,如今朝中最要紧的事,就是和北漠的大战,其余一切大的措施都搁置了,除了战事,没什么事能让皇上连午膳晚膳都不用,在御书房里议事。

    她让宫女端着参茶走去御书房,御书房内,禁军守着,不许让人接近,见是扈妃也不许进入。

    穆如公公远远地看到了,急忙走过来,“娘娘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扈妃看着穆如公公,见他一脸的焦灼忧愁,却还硬是挤出了一抹笑容,心底更觉得不妙,道:“本宫听说皇上没有用膳,这样熬下去怕是会把身体熬坏了,本宫刚好炖下了参汤,便亲自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探头瞧了一下,有些诧异,“怎地听得里头似乎很多人?皇上还在议事吗?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伸手接了参汤,道:“娘娘回吧,奴才送进去就好,皇上正在和诸位大人议事呢,这会儿娘娘不方便进去。”

    扈妃哦了一声,却又问道:“这么晚了还议事啊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勉强地又笑了笑,“奴才不知道,奴才也不能进去啊,不过,想来也没什么事,怕是例常汇报罢了。”

    扈妃点点头,回头打发了宫女去,然后盯着穆如公公,露出了担忧紧张之色,问道:“公公不要瞒着我,是不是本宫的父亲出事了?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吓了一跳,忙道:“娘娘怎么会这样想呢?扈大将军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扈妃愁容满面,“你休得瞒着本宫,本宫昨夜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父亲他……”

    扈妃的话,在尾音处略哽咽了一下就戛然而止,伸手压住了腹部,一副不适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如公公怕她胡思乱想,伤了龙胎,也没敢隐瞒,沉沉地叹了一声,“娘娘放心,扈大将军真的没事,出事的是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扈妃猛地抬起头,惊得是容色突变,“太子出事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沉痛地道:“今日皇上收到了冷四爷门下之人的飞鸽传书,说太子和安王殿下在阵前受了重伤,安王断了一臂,而太子殿下伤及肺腑,性命垂危,太上皇命人去拿找安丰亲王取紫金丹了,发书之时,紫金丹未取回来,所以,如今皇上和诸位大臣,在等着第二封飞鸽传书!”

    性命垂危四个字,差点把扈妃吓得昏过去,她身子徐晃,喃喃地道:“天啊,这如何是好啊?太子妃知道,那得吓死她啊。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正色道:“娘娘,此事万万不能让太子妃知道,太子妃深爱殿下,如今又怀着身孕,若她知道太子出事,怕是要立马就往秀州府而去,她如今身子重,哪里去得?您可万万不能告知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扈妃潸然泪下,却又马上抹去,父亲打小跟她说,家人在战场,切莫落泪,所以,她迅速地调整了神色,道:“公公放心,本宫不会告知太子妃的,皇上心情如何?”

    穆如公公叹气,“皇上……哎,皇上担心得不得了,吃不下,还摔了一跤,脚都崴了,所以召集大臣,商议此事,今日已经派了两位御医出去,让他们快马加鞭赶往秀州府。”

----本章结束,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权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六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并收藏权宠天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