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专一修炼元神,当初在没有诞生灵魂之前,为什么没有人冲出白洞,更是没有人入圣?”

    “专一修魂魄更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们都神魂合一了,怎么专一修炼?”

    “难道让我们将神魂合一剥离开来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想这么做,但是如何剥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风起云涌,一片对琴双的斥责声。琴双没有在言语,她原本想抛砖引玉,让众人往这个方向想想。但是很明显,众人都非常排斥这个理念。而琴双也没有成熟的理论驳斥对方,只能够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众人驳斥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又恢复了之前的理念之争。一晃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,众人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琴双叹息了一声,心中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个月也不是没有收获,元神和命魂分别根据自己的方向领悟,也是获益匪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思乡碑内留下的传承十分广博精深。

    这是圣者和无数天尊的智慧结晶,对天地大道领悟的核心。虽然是关于神魂合一的,但是里面对于元神和魂魄各种阐述和领悟,在琴双看来,都大道了一个极为精深广博的程度。便是琴双从这里吸收了一部分,剥离开来领悟元神和命魂,也让元神和命魂提升了不少。

    固化不是终点。

    固化和固化也是有着区别的,密度不一样。如今琴双就感觉到,自己的元神和命魂都比之前坚实了一丝。比之前强大了一丝。

    但是,琴双感觉自己应该离开了。虽然只是呆了两个月,还可以呆一个月,但是她感觉没有什么必要了。

    能够吸取的都吸取了,剩下的因为自己没有神魂合一,无法领悟。还有一些迷惑的地方,依靠自己的领悟,未必不能,但是会好日持久,而思乡碑内众天尊的论道,也没有解开琴双的迷惑。

    所以,琴双决定出去,去问问三圣。

    琴双从思乡碑内飞出来,立刻就飞走了。不做丝毫停留。她害怕思乡碑外的那些天尊,再问一些不着调的问题。

    回到了圣山,琴双还是先回到了自己的弦月峰,一边调息恢复自己消耗的玄之力,一边梳理一遍在思乡碑内的所获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琴双飞出了弦月峰,落在了山脚下,处于对圣者的尊敬,琴双不会直接落在夏芬芳的洞府前,而是一步一步走上去。

    后山无人,十分寂静。琴双一步一步向着夏芬芳的洞府走去,她没有去找司徒道和佘欢,还是找同为女子的夏芬芳。

    “进入这一界已经四个多月了!”

    琴双放松自己,一边向上行走,一边观赏两旁的景致。

    朝阳初升,阳光并不火热,反而感觉很温暖。洒落在琴双的身上,仿佛在琴双的身上镀了一层色彩,在琴双身后的空间内,缓缓地走出了一个女子,无声无息,紧跟在琴双的身后,步法一致。目光紧盯着琴双的背影。

    琴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身后的女子陡然消失,无声无息,仿佛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琴双霍然转首,望着自己的身后,方才那个女子出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方才有人在盯着我?而且距离我很近?”

    玄识蔓延出去,几息之后,收回了玄识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头,琴双转身继续前行,再没有发生方才那种感觉。她来到了夏芬芳的洞府前。夏芬芳的洞府也有着简单的示警阵法,琴双刚想要碰触示警阵法。

    “咯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洞府的门缓缓地打开了,但只是打开了一条缝,便停了下来,琴双的目光透过门缝向着里面望去,门缝内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琴双前行两步,走到了门前,眉头不由紧锁。

    夏芬芳的洞府内怎么会是漆黑一片?

    她伸出一只手,想要把门缝推得大一点儿,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直漆黑的手从门缝里陡然伸出来,抓住了她的手腕,然后一股大力传来,将琴双向着门缝内拉拽。

    琴双面色一变,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自己的手腕被丝丝地箍住,连构筑出来的手腕都开始剧烈的荡漾起来,仿佛随时都会崩碎,那只黑手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,那拉拽之力,竟然让琴双都有些立足不稳。

    琴双本能地有一种感觉,此时这扇门内,绝对不是夏芬芳的洞府,而是一个未知的恐怖空间。

    “不能被拉进去!”

    琴双心中瞬间就作出了决定,双脚扎根大地,手臂用力往回拉拽。两只手在较力,两只手都在剧烈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琴双心中惊惧,元神爆发出力量,十一种属性在手中爆发。在她和那只黑手相握处,出现了一个小型的天地大磨盘,研磨两个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两只手都灰飞烟灭,身体便感觉一轻,眼前仿佛流动了一下,一切恢复了正常。她此时正站在夏芬芳的洞府前,站在示警阵法前,而夏芬芳洞府的大门是关闭的,并没有门缝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出幻觉了?”

    不是琴双不自信,而是琴双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,和仙界完全不同的世界,谁知道这里都有什么诡秘的事情能发生?

    没有仙元气,只有玄之力。

    在这种环境下,琴双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出现幻觉?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琴双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隐隐有着崩溃的迹象。这表明方才的事情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琴双努力平静了自己的心境。玄识探出去,碰触了一下洞府门前的示警阵法。

    大门自动打开,里面传来了夏芬芳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琴双走进了夏芬芳的洞府,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夏芬芳的洞府,之前去的是司徒道的洞府。

    这间洞府被夏芬芳布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极品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飞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