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了菲利普的支持,司法部和内务部行动速度很快,一月二十五号上午,内务部警察闯入比勒陀利亚市政府,将市长格林顿·克洛宁从他的办公室带走,理由是玩忽职守。

    二十六号晚上,德兰士瓦州立议会议员弗农·奥尔丁顿在自己的家中被逮捕,原因是滥用职权。

    二十八号,布隆方丹警察局局长斯帕克·普兰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开枪自杀,原因没有对外公布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星期之内,南部非洲有十五名高级官员被逮捕,《泰晤士报》将司法部和内务部的行动称为是“猎狐行动”。

    “猎狐行动——真是好名字,真的有这么多官员违法犯罪吗?司法部和内务部是不是有切实的证据?”阿德主动把罗克叫到自己的庄园,询问罗克对这件事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些被捕的官员,都是在阿德任职期间被任命的。

    所以说,如果这些官员的违法行为都是真实的,那么阿德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最起码一个识人不明的黑锅没得甩。

    “基本上都有切实的证据,司法部和布拉德办公室已经调查了他们很长时间。”罗克比较了解情况,布拉德办公室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辅助作用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没有及时向我汇报?”阿德不满,他倒不认为罗克是故意隐瞒,不过菲利普一上台就揪出这么多蛀虫,多少显得阿德担任首相时,对于这些官员太过宽容。

    其实阿德对于违法犯罪的官员也从不手软,在任十年来,阿德亲自批捕的官员多达五十人以上,其中近半被判处终身监禁,或者直接就是死刑。

    当然官员们在这方面也是前仆后继,想当年洪武皇帝扒了无数贪官的皮,都没拦住官员前赴后继,阿德这方面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实在是阿德在担任首相这些年,南部非洲的经济突飞猛进,很多阴暗面被花团锦簇的经济形势掩盖,阿德对吏治多少也有些放松。

    “这些官员的犯罪行为其实并不严重,属于可查可不查的那种,比如格林顿·克洛宁,他是利用职权为他的亲属谋利,将一部分市政工程交给他儿子经营的公司负责,这种行为其实很正常,只要工程不出现问题,一般情况下无人追究。”罗克插科打诨,其实原因没这么简单,阿德是个很念旧的人,即便阿德在任的时候,罗克把这些情况向阿德汇报,估计格林顿·克洛宁也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惩罚。

    当然犯错就是犯错,这一点无可辩驳,谁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    “那么斯帕克·普兰呢?他是怎么回事?”阿德脸上虽然没有表情,眼里的阴霾还是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斯帕克·普兰也是阿德亲手提拔起来的官员,他的警察局长职位,也是阿德亲自任命的。

    “斯帕克·普兰的问题有点严重,他对于弗雷堡叛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在弗雷堡叛乱之前,弗雷堡警察局局长特斯拉就提醒过斯帕克·普兰,应该对弗雷堡的情况予以重视,结果斯帕克·普兰置若罔闻,游行最终演变为暴乱。”罗克这是在秋后算账,斯帕克·普兰还有其他一些问题,不过和弗雷堡相比,那些问题都不算严重。

    阿德沉默良久,然后开口问道:“弗雷堡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自从命令国防军封锁弗雷堡之后,除了那次新闻发布会,阿德就没有过问弗雷堡的情况,给予罗克最大程度的自主权。

    现在阿德卸任,弗雷堡的情况其实和阿德没有了任何关系,阿德完全没必要询问。

    阿德终究还是放不下他一手缔造的南部非洲。

    “国防军已经控制住弗雷堡的局面,弗雷堡正在恢复正常。”罗克不想说太多,军方已经下达封口令,任何人不得谈论弗雷堡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死了多少人?”阿德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三万五千多——”罗克不想多说,这个数字和罗克最初掌握的情况并不一致,最初罗克不知道弗雷堡有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知道,罗克也不会改变主意,布尔人中的顽固势力基本上都死在弗雷堡,以后应该没有能力制造大规模的混乱了。

    阿德对这个数字并不惊讶,从第二次布尔战争到世界大战,阿德对这个级别的数字已经没什么感觉,弗雷堡选择叛乱的那一刻,他们就已经是联邦政府的敌人。

    阿德对待敌人从来不会怀柔,一直态度坚定,把敌人干掉,是对待敌人的最佳方式。

    罗克晚上没走,留在阿德的庄园里陪阿德吃饭,阿德终身未婚,其实生活很孤独。

    西德尼·米尔纳现在在罗克身边工作,不过西德尼·米尔纳把他的妻子和孩子们留在阿德身边陪伴阿德,这对阿德多少是个安慰。

    同样在庄园里吃晚饭的还有基钦钠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终身未婚的单身狗,把一生都献给了他钟爱的大英帝国,到现在还在为大英帝国服务,在远离伦敦的南部非洲担任总督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,别在意,菲利普这是要立威,并不是针对谁。”基钦钠也知道这段时间的南部非洲都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在意,我也不是眷恋权力的小老头,既然离开了正义宫,就不再对其他人指手画脚,免得自讨没趣。”阿德口嫌体正直,俩老头的肠胃都不太好,饮食比较清淡,罗克和西德尼·米尔纳则是大鱼大肉,完全无视俩老头的羡慕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过分,我们俩啃玉米,你们却在吃烤鸡,就不能分给我一个鸡腿吗?”基钦钠无事生非,西德尼·米尔纳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罗克愣了愣,把鸡腿撕下来装在盘子里给基钦钠送过去。

    阿德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罗克傻眼,另一个鸡腿在自己盘子里,已经吃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还好阿德的庄园里不可能缺少食材,罗克马上让侍女再去烤一只,老小孩老小孩,惹不起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南部非洲确实是个好地方,以前在伦敦,我每年冬天鼻子都会不舒服,严重的时候喘不上气来,现在好多了,比勒陀利亚空气清新,环境优美,洛克,你应该向伦敦建议,把那些退休的官员都弄到比勒陀利亚来,建个景区让他们养老,这样你就会拥有无数盟友。”基钦钠已经充分体会到南部非洲的优势,现在让他回伦敦他都不走。

    “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。”罗克不抱太大希望,伦敦的各大报社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关于南部非洲的报道,有些人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建议不错——”阿德盘子里也有鸡腿,哪怕阿德一口都没吃,他也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,那些被革职的官员,他们的接任者,大部分都是华人。”西德尼·米尔纳无意中提起,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这个说的是事实,上文中提到的三个官员,他们的接任者就都是华人。

    1908年,第一批毕业生走出尼亚萨兰大学,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近12年。

   &n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南非当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小说阅读只为原作者鲇鱼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鲇鱼头并收藏重生南非当警察最新章节